5位青年导演:一半的命运在2019,一半的命运在2020

首页    资讯    5位青年导演:一半的命运在2019,一半的命运在2020

 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 

2019和2020,都是中国电影的震荡大年。

 

2019年影视低迷,而2020年刚刚走到第23天,因为新冠疫情,内地影院全数关闭。没人能预料,重新开门需要等待近180天。

 

两天前,今年的FIRST青年影展落幕。去年此时,我们拍摄了5位在FIRST影展获得提名、奖项的青年导演,他们和他们的作品,一半的命运在2019,一半的命运在2020。

 

世界是惊心动魄的,他们的故事有不同的蜿蜒曲折。

 

 

 

徐磊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· 已上映

 

徐磊成名后,身上就背了一个真实的段子:毕业后给领导喂了两年小乌龟。

 

他是82年生人,在衡水农村长大,大学念的工商管理。辞职后,因为学编导比学厨师便宜一千块,进了影视圈。从帮摄影师拎包干起,一直做到编剧,给豆瓣评分3.5的《素人特工》写过几场戏。

 

徐磊的父亲拥有北京户口,但为了和妻子在一起返回了农村,自在生活了几十年。徐磊也爱农村,他说:“我有时候看一个电影,也是拍农村或者回老家拍的。我不理解的是,他为什么那么不喜欢他老家那帮人?为什么回老家拍一个批判它的电影?”

 

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就在徐磊农村老家拍摄,主演是父亲和同乡,妻子负责剪辑。没投资,他拿出了积蓄,又找妹妹凑了点,几十万拍完了处女作,完全忘了当初进这行是为了省一千块钱。

 

电影故事在荒诞、幽默中进行,两个农民超英和占义,用仅有的侦探知识和乡村的生活经验,为朋友追查车祸肇事者。最后一幕,主人公在黑夜中骑马奔驰,出现了当下中国银幕罕见的骑士精神。

 

影片公映前,一位影视公司的老板看完全片,做出“票房10亿起”的判断,欣慰说道“中国就缺这样的喜剧”。实际票房是943.9万,在2019年上映的近300部院线片中,排第210名。

 

考虑仅有几十万的制作成本,这是一场胜利。然而买下此片的北京文化,在宣发阶段几乎动用了所有资源,业内估计投入在千万级别。去年为徐磊拍摄照片的时候,他就在想这个问题,投资升级后怎么回本?没想明白。

 

电影仅仅公映两周,就上线视频网站。下映的次月,一位观众发微博说:“我在摩肩接踵的早高峰地铁里看完#平原上的夏洛克#抬头看了看人群,想象了一下超英站在人群中,这感觉真是让人踏实。”两天后,徐磊给这条无人转评的微博点了赞。

 

紧接着,新冠疫情爆发,内地影院全数关闭,中国观众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通过线上渠道观看电影。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的大部分观众在这一时期出现,豆瓣打分人数从2万增至10万,评分保持在7.9。

 

现在的徐磊还在创作新剧本,故事将发生在小镇,他在采访中透露可能是“小镇杜月笙”的故事。

 

在疫情爆发前,徐磊拍了一部广告短片,他以B组导演的身份跟宁浩合作,片子名为《巴依尔的春节》,在贺岁时刻的社交网络引起广泛传播。

 

宁浩曾这样点评徐磊:“我很喜欢他的电影、他的影像风格,很多那个认识、价值、审美都特别相近,有伙伴的感觉。”

 

2016年8月,徐磊做过一个梦,他去了宁浩的剧组,并在梦里偷学一招。他最喜欢宁浩的《香火》。今年2月,回味和宁浩的真实合作,徐磊在微博上写道:“看来梦想还是要有的。”

 

 

 

王丽娜《第一次的离别》· 已上映

 

FIRST复审评委郭晓东曾说:“《第一次的离别》让我们看到了新疆,仅因为这一点,我也觉得它应该被提及。”在中国电影史中,上一部引发关注的新疆题材院线片,还是57年前的《冰山上的来客》。

 

从2018年开始,王丽娜带着《第一次的离别》,去了几乎所有她能抵达的电影节。全球首映在东京,之后是柏林、香港、上海、耶路撒冷、西宁……

 

2019年底,《第一次的离别》收获了迄今最后一项影展大奖——海南岛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。给王丽娜递上奖杯的,是《一次别离》的导演阿斯哈·法哈蒂。

 

以处女作得此成绩,堪称顺风顺水,但迎接她的是全球电影的挫折一年。

 

一直等到今年7月13日,《第一次的离别》宣布“定档影院复工第一天”。当时并无准确复工的消息,出品方称这个决定“艰难但无比坚定”。很快,包括万达电影、大地院线、上海联和院线、星轶影城、太平洋影城在内的多家院线表示感谢和支持。另外,因有芒果TV出品、汪涵担任总策划,王一博、沈梦辰、大张伟等艺人纷纷发声鼓励。

 

《第一次的离别》仅在复工首日获得超过百万的票房,此后数据一路下降,全国院线连续3天给了最高排片未能止住跌势,目前票房仅有462万。

 

无明星、非商业、低成本,这是许多电影节导演的特点。王丽娜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后,就把镜头对准自己的家乡新疆沙雅,拍摄留守儿童的纪录片。之后获得大象纪录的投资,花费两年,完成了这部讲述几个维吾尔族儿童成长、离别的故事片。

 

那儿的生活和另外900多万平方公里并无不同,老人安定守家,孩子上学玩闹,年轻人焦虑奋斗。一位青年劝他的父亲,“只要您出去过哪怕一次,就会发现外面和这里是天上与地下的区别。”

 

很多人想出来,王丽娜想回去。那里的道路两旁长着沙枣花、桑葚树,赶马车的老人会载着孩子回家,受伤的野刺猬、白鹿会被人抱回去养伤,王丽娜说“所有人性的哀伤被释放”。

 

她正在筹备新片《村庄 音乐》,故事深入到了塔克拉玛干腹地。这一次开局顺利,姚晨的坏兔子影业担任出品方,前不久还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“创作中项目”单元。

 

藏语电影的代表是万玛才旦和松太加,维吾尔语电影的行列新加入了王丽娜。

 

 

 

雷磊《动物方言》· 未上映

 

雷磊的本科和研究生都是在清华念的,动画专业高材生。2006年至今,他做了十几部实验动画,在国际上屡获大奖。2018年,他开始在美国加州艺术学院实验动画专业任教。

 

雷磊争取每年在国内待够半年,去年的照片在他的工作室拍摄,位于北京的某条胡同。当时他的第一部长片《动物方言》入围了FIRST的最佳剧情长片,影片由旧照片、公共影像和他与母亲的对话录音组成。

 

有观众认为这是一套时长68分钟的PPT。也有观众从学术角度研究,写出如下文章《<动物方言>:形象的药学》《从情境主义看<动物方言>——家族记忆与材料、介质的聚合》。

 

今年他依然带来实验影像,新片《公园日记》入围FIRST最佳剧情短片。影展开幕当晚,在西宁锅庄广场进行露天放映,时长27分钟,依然以旧照片、公共影像和母子对话录音为主体。

 

一位观众在豆瓣评论:没看懂不敢打分。一位打三星的观众问:也不知现场看懂的有多少?同时有人写道:“可以被影史记载”,“以后修Found Footage(注:“旧片重制”,是伪纪录片的一种)电影史雷磊一定得占一笔”。

 

雷磊依然坚持那个观点:“千万不要在乎导演要表达什么,观众在电影院是最有权利的。”

 

西宁的放映结束后,《公园日记》在湖南长沙获得了长期放映,地点不是在影院,而是在美术馆。

 

 

 

翟义祥《马赛克少女》· 未上映

 

高三那年有位同学自杀,翟义祥和一个朋友拿着摄影机跑回学校,被保安层层围堵。那之后他意识到,摄影机是一个“武器”。

 

他第一次正式使用这个“武器”,是在处女作《还俗》中,讲述一个和尚不断破戒重回俗世的故事,在第9届FIRST青年影展拿到最佳艺术贡献奖。制片成本12万,自掏腰包,最终未获公映许可,也无资源在网络流传。

 

第二部长片《马赛克少女》改编自真实事件,一个少女被性侵之后,面对周围人不断变化的反应。影片同时是2016年FIRST影展、金马影展的创投大赢家,累计奖金120万,后邀请到王砚辉和王传君主演,被寄予厚望。

 

2017年6月,备案显示“修改后同意拍摄”。电影开机一个月后,同题材的《嘉年华》上映,豆瓣评分一度涨到8.5分。《马赛克少女》去年在FIRST首映,当晚开分5.9,映后交流时有观众直接站起来说“前面讲的和后面讲的接不上,我都快睡着了”。翟义祥没有回答。豆瓣获最高赞的一条评论写道:此片拍出来毫无意义。

 

那是《马赛克少女》在内地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公开展映。

 

翟义祥的微博简介是“一名小小未注册的电影作者”,他在江苏长大,毕业于西南大学美术学院,并非电影科班出身,最近几年主要靠创投奖金生存。

 

他也拍过短片,其中一部的内容是,人们戴着防毒面具在北京的街道上行走,两个人裹着保鲜膜在床上无接触缠绵。那些场景多少映照了最近半年的现实。

 

《马赛克少女》也是如此。今年4月,“鲍某某性侵案”震惊全网,不久有网友称“剧情反转”、指责少女受害者,与电影剧情如出一辙。主演王传君第一次看完剧本跟翟义祥说:“我最大感受是,我们都想探究真相,但其实我们在探究真相的过程中,一直在给当事人一些二次伤害。”

 

翟义祥转发了一条“鲍某某案”的微博,他写道:“马赛克少女,看客的逻辑就是看戏的逻辑。”

 

电影仍无上映消息。

 

 

 

顾晓刚《春江水暖》· 即将网播

 

《春江水暖》的英文名是Dwelling in the Fuchun Mountains,化用了元代名画《富春山居图》的译名。

 

七年前,这幅画第一次和中国电影产生联系,催生了里程碑式的华语烂片《天机·富春山居图》。去年被再次致敬,以《春江水暖》之名入围戛纳电影节影评人周,作为单元闭幕片展映。

 

这是顾晓刚第一部剧情长片,镜头对准为迎接亚运会而拆迁的家乡富阳。在富春江边,一个家族四个家庭,经历了四季变换。镜头摇动,像徐徐展开一幅山水画,是专为大银幕而生的电影。

 

如果疫情未爆发,《春江水暖》应该会在今年春天公映——这是内地文艺片的传统档期。青年导演仇晟执导的《郊区的鸟》,去年从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的火爆中撤档后,也曾计划在这个档期公映。

 

仇晟和顾晓刚同乡,都是浙江杭州人。顾晓刚在富春江长大,仇晟在钱塘江;顾晓刚1988年生,比仇晟大一岁。两人都凭借长片处女作,前后脚拿到了FIRST最佳影片奖,两个故事也都发生在家乡杭州。

 

今年3月份,仇晟发表了一篇文章《我在亚马逊上买了自己电影的蓝光碟》。《郊区的鸟》至今未在内地公映,但在美国艺术院线已走完整个生命周期,并发行了蓝光。仇晟花了近70美元,买了三套。

 

盗版资源很快流出,他在微博呼吁:“今天不得不恳请大家:不要看《郊区的鸟》。会有看它的时候,合适的时候,不是今天,也不是明天,但或许快了。谢谢!”

 

顾晓刚的《春江水暖》今年元旦在法国公映,6月,法国片商发行了蓝光碟和DVD。为了打盗版,制片人黄旭峰花50块钱在微博购买了下载链接,扔到了联合出品方爱奇艺的法务群里。

 

影院停摆的近180天里,除了等待也有其他选择。

 

第一天,春节档影片《囧妈》以雷霆之势转卖字节跳动,媒体称交易额超6亿人民币,引发行业争议和院线担忧。浙江电影行业2万余名从业人员当晚发布联合声明,指责《囧妈》“失信”“凭一己之私,置他人利益而不顾”,并表示“后续对欢喜传媒及徐峥出品的电影作品予以一定程度上的抵制”。

 

随后的几个月里,甄子丹主演的《肥龙过江》、大鹏主演的《大赢家》、韩庚主演的《我们永不言弃》,以及文艺片《春潮》、引进片《婚姻故事》,和耗资3亿的《征途》都选择了院线转网播。

 

网络发行的回本周期最短以月结算,院线发行至少一年左右,很多公司无法支撑。《春江水暖》的出品方工厂大门影业,被视为近两年风头强劲的独立艺术片厂牌,今年最艰难的时刻,创始人黄旭峰向媒体透露,公司“现金流快见底了”。

 

今年3月份,工厂大门和爱奇艺申报《春江水暖》网络首播,未获批准。经过近4个月的等待和重新申报,确定8月份上线。日期敲定不久后,电影院复工消息传来。

 

复工几天后,徐峥在恢复举办的上影节上宣布,将于8月15日联合电影频道等多方平台直播卖电影票,为中国电影加油。他说:“希望有更多的人走进影院,支持影院。”    

 

 

注:非原创,转载自《GQ报道》

2020/09/24
浏览量:2000

编辑推荐

关注我们

扫描二维码,关注内衣视界(aaa)公众号,我们将每日为您提供新鲜行业资讯,随时随地阅读。